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国内资讯 >> 国内新闻 >> 正文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我要评论 来源:封面新闻(成都)  2017/2/21 9:02:07   浏览次数:
[导读]:一名受害者提供的照片,鹅苗运到当地后,开始陆续出现死亡。 “包饲料、包技术、包成活、包温棚、包送货、包回收,甚至还保证利润。” 这看似是一个只赚不赔的生意,但在这背后确是一个涉嫌诈骗的局。

(原标题:江苏沭阳形成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一名受害者提供的照片,鹅苗运到当地后,开始陆续出现死亡。

“包饲料、包技术、包成活、包温棚、包送货、包回收,甚至还保证利润。”

这看似是一个只赚不赔的生意,但在这背后确是一个涉嫌诈骗的局。

日前封面新闻记者接到多起涉嫌遭遇“养鹅诈骗”的投诉电话。

记者搜集了数百人的受骗名单,其中的48人,记者通过电话等方式核实,涉嫌被骗金额267万余元。

被骗者来自河南、贵州、四川、河北等15个省份,最高被骗30万,48人中有23人在后期通过报警等渠道获得了部分赔偿。

封面新闻记者发现,涉事鹅场除个别几家外,几乎全部位于江苏沭阳县。上述48人被骗时间集中在2016年。

虽然在去年5月,当地曾召开了治理“鹅苗交易诈骗”的专门会议,但仍有部分不法商家继续发布广告招揽生意,也有部分转移到外地。

有受害者表示:“从假广告到假鹅苗、假疫苗再到假饲料,当地已经形成了一条诈骗产业链,操作手法熟练,就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买鹅

10000只鹅苗只成活100只

去年4月份,家住江苏常州的杭飞(化名),在大学毕业几年后准备创业。杭飞在网上检索后,看到不少关于“养鹅”的商家网站。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养鹅”商家的营业执照。

“网上宣传的很好,有报销来回考察路费的,还提供技术人员上门指导,包疫苗,保证回收成品鹅,还包饲料。”杭飞说,当时看几家养鹅厂的宣传,基本都是在江苏沭阳。

选定其中的一家后,杭飞乘车到养殖场进行了实地考察。

杭飞在现场看到,这家鹅场很大,工商执照也有,现场还有很多外地人在参观。“当时接待人员讲了很多,比网站上宣传语还要诱人,最后给人的感觉就是养鹅肯定能赚钱。”考察结束后,杭飞订了1000只鹅苗,并预交了30%的定金。

第二天,一辆大货车就带着“技术指导”和鹅苗来到来到杭飞家。

杭飞记得,当天人和货是接近晚上才到的,当时他向随车人员交了尾款,加上此前的定金一共2万9千元。

期间,双方签订的合同被对方以需要“申请饲料”等理由扣留。杭飞当时对此并未在意。

两天后,“技术指导”离开,随后杭飞的鹅苗开始陆续死亡,最终只有400只存活。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死亡的鹅苗。

“自技术指导走后,厂家开始还接电话,但都是推脱,后来电话也不接了,最后直接关机。”杭飞说。

其他被骗47人的经历几乎和杭飞的遭遇一样:看到广告后,到当地考察,随后进入骗局。

在受害者提供的一个网站上,至今还写着利润分析:养殖大种鹅1000只以上,一年养4批,利润在32万以上。

江西农民胡有明,是这48人中订购鹅苗最多的,去年3三月份他在沭阳一鹅厂考察完毕后,一次订购鹅苗1万只,但最终成活只有100多只。

河南的马鹏飞在沭阳扎下镇一家鹅厂订购的1200之鹅苗最终只有3三只长成。

胡有明说,当时就感觉找到了一个创业、发家致富的好路子,“看到网上很多这样的宣传网站,觉得不会有假,去到当地也看了鹅厂,再加上对方的推销,就相信了。”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部分受害者提供的“鹅苗购销协议”,文中有“保底收购价”

受骗

“假鹅苗、假药、假饲料”

根据对这48人的采访,发现有5人在交了定金后,没有收到货,因此被骗。

其他43人基本都是在“技术指导”第二天或者第三天走后,随着鹅苗的大量死亡后确认被骗。

贵州人周平(化名)在去年4月购买了4000只大种鹅苗,每只价格18元。在给鹅苗注射疫苗后开始陆续出现死亡。

为此,周平向当地一个公务员亲戚救助。在这名亲戚的指点下,他把鹅苗、疫苗和饲料等拿到当地县里的畜牧局。

“畜牧局的专家和工作人员看了就说,鹅苗不是大种鹅苗,疫苗是假的,根本起不了作用,饲料也是三无产品。”周平说,在专家的建议下,他购买了正规的疫苗,最终有1000只左右的鹅长成。

周平说,当时鹅厂的宣传是,大鹅的体重平均能达到15斤,回购价格最少10元。但最终这些大鹅的体重只有商家宣传的一半,最终只能以7块钱一斤的价格处理。

周平说:“从假广告到假鹅苗、假疫苗再到假饲料,当地已经行程了一条诈骗产业链,操作手法熟练,就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记者统计发现,48名被骗者来自河南、贵州、四川、河北、福建、江苏等15个省份。

这些人中,绝大部分是农民或者打工者。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部分受害者提供的“鹅苗购销协议”,文中有“保底收购价” 。

河南的王鹏在去年5月购买了5千只鹅苗,本想在家创业,受骗后一共损失了8万多元,今年再次到外地打工。

48人中,有一多半是初中以下学历,接近一半是大中专学历,有三个人是大学学历。

最小的22岁,最大的60岁,其中“90后”有12人,“80后”有12人。

这48人中,只有少数几人此前曾有过养殖经验,其余人都将此次养鹅看成是一次“创业。”

维权

缺少核心证据维权难

发现受骗后,48个人里只有23个人得到了部分赔偿或者补偿。

贵州的周平是其中维权较为成功。

“当时发现受骗后,我的那个公务员亲戚立马就让我把骗人网站截图公证,让我把手头有的证据都保存下来,同时也把和商家的电话进行了录音。”周平说,随后他带着几个朋友再次赴沭阳,并到当地报警,因为掌握的证据较多,此后经过市场监督管理局的调解,当时被骗122000元的周平,最终拿回8万元的赔偿。

江西农民胡有明,订购鹅苗1万只,加上其他药品一共花费30万元。在得知受骗后,他也去到沭阳当地报警。“因为我被骗的钱比较多,再加上我手里有一些证据,当地警方找到了卖鹅的人,但因为鹅厂的老板说他没钱了,就一共赔了我15万元,”胡有明说。

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市场监督监局投诉、向12315投诉是这些受骗者基本采取的维权手段,但由于购买鹅苗时的订购合同因为各种理由被商家扣留,导致这些养殖户缺少核心证据,维权困难。

统计发现,在获得赔偿的23人中,大部分人仅能拿到被骗金额的一半或者三分之一的赔偿。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涉嫌违法的鹅厂。

“我们最终拿的赔偿,很多都是沭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出面调节的。”周平说。

沭阳县市场监督管理一名工作人员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说:“可能他们真的受骗了,但因为受害人手里的证据不够,我们也只能调节,帮助受害人拿回部分损失。”

目前,也有不少受骗者在网上发布受骗经历提醒他人,另有受骗者组建“养鹅防骗被骗维权交流”“养鹅反骗联盟”等QQ群,交流维权经验。

治理

当地曾召开专门会议

中国畜牧业协会鹅业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韦玉勇接受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说,在江苏沭阳的养殖产业中,鹅的比重很小。

对于目前出现的“养鹅骗局”一事,韦玉勇表示,一方面需要规范市场,加强监管,另一方面也需要养殖户加强辨别能力,“对于一些保证利润、保证高价回购等几乎零风险的养殖承诺,就需要警惕。”韦玉勇说。

沭阳县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从去年开始确实接到众多外地关于“养鹅受骗”的报警,网上也出现很多关于此事的帖子,给沭阳造成了非常大的负面影响,在去年5月,当地曾专门就此召开过工作会议。

记者注意到,2016年5月11日,在沭阳县的政府网站上有一篇工作动态消息“我县加强鹅苗市场常态化管理”。

江苏现养鹅诈骗产业链 受害者:跟莆田系骗人一样

根据消息稿,这次会议由沭阳县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主持。

这次会议的召开是“为进一步规范我县鹅苗市场秩序,打击鹅苗交易中的违法行为,减少鹅苗交易纠纷,维护我县良好的外部形象,从即日起,我县将根据现阶段鹅苗市场存在的诈骗等各种问题,积极采取措施,加大处罚力度,并实行常态化管理。”

从会议的新闻稿来看,当地已经认识到“养鹅骗局”的症结所在。

“各相关部门、各乡镇要梳理、排查、整顿现有孵化企业,对于新企业要严格相关手续,规范管理;要加强广告管理,杜绝虚假广告;要发挥属地管理作用,积极配合、通力协作,并建立严格追查制度,确保责任到人。”文中称,公安局长“要求各相关部门、各乡镇要加强联合整治力量建设,明确责任,建立严格的问责制度;要规范经营模式,对合同、广告等进行有效监管;要加强源头监管,高标准、严要求,力争从源头上管理到位;要组织集中行动,重拳打击违法犯罪行为,同时要加大宣传力度,对违法犯罪行为进行曝光。”

上述沭阳县工作人员向封面新闻记者表示,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查处,沭阳的“鹅苗诈骗”等事件已经有所收敛。

不过根据记者调查,仍有部分涉嫌诈骗的养鹅厂继续发布广告,另有部分商家转移到山东、以及江苏的徐州等地继续继续违法经营。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